首页频道—正文
中央巡视组调查辽宁贿选案专题片首播 披露细节
2017年09月08日 17:3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原标题:中纪委巡视专题片首播 披露王珉等多名“老虎”落马细节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9月8日电 (记者李源)昨晚,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巡视办、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一集《利剑高悬》如期播出。记者注意到,在第一集中,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福建省原省长苏树林、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均面对镜头现身说法,披露了诸多鲜为人知的落马细节。

  王珉千方百计打听巡视组动向 “天真”地以为自己过关

1

  王珉,2009年到2015年担任辽宁省委书记,辽宁拉票贿选案正是发生在他主政期间。辽宁省委换届、省人大常委会换届、全国人大代表换届这三次选举中,连续出现违规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贿选。辽宁省委原常委苏宏章、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郑玉焯,都是通过拉票贿选当选;102名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中有45名拉票贿选,参加投票的616名省人大代表中有523人收受钱物,116人作为中间人转送钱物。作为省委书记,王珉对选举中的问题,尤其是对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因此,当2014年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辽宁时,王珉深感不安。

  “确实我跟你讲,后期我现在想想,不光是极端的不负责任,简直是拿我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专题片中,王珉坦言,对巡视组有担心,也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叫他们把巡视组的一些动向,找一些什么人谈话,比如说他们派人到大连去了,他们派人到鞍山去了,是不是调查王阳的情况。

  果然,中央巡视组发现了选举存在严重问题。当时还没有证据指向王珉与选举乱象有关,中央巡视组本着对辽宁省委信任的态度,巡视反馈意见第一条就明确要求辽宁省委对选举问题进行调查和整改。而王珉则认为自己就算过关了,对中央的要求只是走了走过场。

  “从字面上来讲一步一步都去整改了。但是我现在讲实在话,就没有认认真真地去从细节上每一个每一个去落实它。”王珉以为,只是想不要被查到,盖子不要揭开,只要能捂住,这个事情是能混过去的。我想从政治上考虑不会抓一个省的,只会抓一个地级市的,抓一个县级市的。我也觉得我老书记了,在两个省当过省委书记,当过两届的,全国没有几个人。

  王珉对形势的判断显然是错误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辽宁省对调查整改的敷衍态度,不仅没能如王珉所愿捂住盖子,反而让中央感到问题可能更为严重。2016年中央巡视首次开展“回头看”,就把辽宁作为四个“回头看”的省份之一,王珉本人也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时任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刘维佳介绍,王珉他为什么回避或者忌讳这个问题,我们在辽宁呢,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盯着重点人就是王珉、苏宏章、王阳这些人,盯的重点事呢就是三次选举,我们抓的重点问题就是拉票贿选。要想把这潭水搅浑的人不少,他可能有时候还会给你提供一些误导你的一些所谓的说法。认真地听,耐心地听,会发现很多漏洞,比如说他明明说的是假话,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资料、一些文件会议记录里边就可以证实他说的不是真实的。

  王珉表示,我到辽宁的后期,我实际上是守摊子,我就想不出事。有时候省纪委要我签字的时候,说哪个哪个要双规了,哪个哪个要立案了,我都要跟他们说半天,这个证据是不是特别固定了,我讲如果能够保护,最好少抓,希望大家能够软着陆。

  王珉曾经担任苏州市委书记、吉林省委书记,这位大学教授出身的官员曾经做出了一些成绩,显示出自己的能力。但到辽宁工作后,他认为已经是最后一个岗位了,不想去得罪人,尽力维持一团和气。省委书记既然是这个态度,拉票贿选渐渐变得全无顾忌,送钱送物几乎都是半公开状态。

  在忏悔录中,王珉写道:“正是由于我的不负责任,让党中央的权威被漠视,让严肃的选举制度被亵渎,让‘人民代表’的称号被玷污,在全党全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辽宁拉票贿选案经历2次巡视,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对这一案件的坚决彻查,再次给全党敲响警钟。

  苏树林镜头前现身说法 数度哽咽落泪

2

  苏树林,福建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曾在石油系统工作多年,2007年到2011年间担任中石化集团一把手。职位不断晋升的过程中,苏树林却逐渐迷失,为一些企业在设备推广、承揽项目、合作开发、销售产品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他们的钱物。在第一集专题片中,苏树林在镜头前现身说法,数独哽咽眼泪。

  2014年11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中石化,当时已经在福建任职的苏树林,密切关注着巡视中石化的情况。“我知道2014年底中央巡视组对中石化进行巡视。也有过担心。就想打听一些消息。”苏树林坦言,开始实际上是我自己给民企的老板办事,然后收他们的好处。到后来又到中石化工作了,后来官大了我就想,自己再直接帮他们办,影响大,风险也大了。后来我就让我弟弟去帮民营企业办事,我给他站台,帮他打招呼,然后让他前面去跑,让他代我收受好处。是我让他去做的,我害了他。

  除了通过项目牟利,平时,苏树林把国有的石油企业当作可以随意取用的私人银行。下属企业为他定制高级服装、出资购物达数百万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种花销也都在中石化报销,即便到福建任职后依然如此。落马后再回忆起这一切,苏树林有许多悔恨。

  苏树林表示,“其实我妈对我要求挺严的。1994年,我刚当厂长的时候,她就跟我说,她说你当官了,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的时候,她又跟我说起了1994年她跟我说的那段话。那时候因为这个中央在抓反腐败,已经查出了很多人了嘛,她是要求我要注意。正好20年,无言以对。”遗憾的是,当权力在手时,苏树林忘记了母亲的嘱咐,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既获取利益,又不让人发现。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例如苏树林公款报销个人花销,在中石化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当他调职福建之后继续报销时,曾有看不惯这种做法的人在网上发帖议论。苏树林看到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不是停止报销,而是想办法删帖。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章盼介绍,他安排有关人员协调把这些网帖给删除掉,把当时购物的这些大额的这些发票替换成小额的发票。然后呢,把原来具体的经办人调离原来的这个接待岗位,他前面违纪有一个很典型的特点,边抹平边违纪,先把前面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先给它抹平掉,但是呢继续在这个事情上不收手、不收敛、继续做。

  有些东西可以抹平,但干部职工的看法,是苏树林无法抹平的。中央巡视组进驻中石化之后,陆续收到了大量关于苏树林的反映。2015年10月,已经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苏树林,因为在中石化期间的问题被立案审查。

  武长顺为逃审查主动向巡视组反映问题线索 企图转移注意力

3

  专题片介绍,2014年3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武长顺在民间被称为武爷,从这个称呼里不难读出人们对他的看法。虽然有许多关于武长顺的问题举报,但几乎都是匿名的。由于他公安局长的身份,人们在举报时难免顾虑非常大。

  时任中央第五巡视组正局级巡视专员、联络员任爱军介绍,都是一些匿名的信,哪个教练场是他家亲戚办的,哪个检测场是他家的,哪个信号灯、广告牌也是他家做的。特别是在一些举报电话里面就说,查不查武长顺就是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反腐败,这也是对你们中央巡视组的一个检验。

  有趣的是,巡视组接到大量反映武长顺的问题线索,而武长顺本人居然也来给巡视组反映问题线索。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吕留献介绍,武长顺这个人工于心计,他觉得你们巡视组来了,肯定你们要发现问题,肯定要重点查一个人,那他就利用他们公安局经侦总队查一个案子涉及的中管干部线索,他主动找到巡视组,我向你们提供一个情况,他就是希望你把这个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人身上去,他自己得到解脱了。

  巡视组关注着武长顺,武长顺其实更在关注着巡视组。他已经和亲信们提前统一口径,商量如何应对巡视组。但这些准备并没有派上用场,巡视组在和武长顺接近的人打交道时,并不去直接触碰敏感问题,以免打草惊蛇。不过,巡视规定和所有中管干部都要进行谈话,这意味着和武长顺本人必然有一次正面过招。

  任爱军表示,原则就是不惊动、可控制。比如说问他,因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谈话之后都有要问一下,你个人廉洁自律怎么样,他说没有问题的。申报什么的都是如实申报的吗?是如实申报的。他女儿有香港的身份,他就没有申报。有很多的自己的一些想法不愿意说,那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你不说,将来会有时间让你说。

  武长顺没有如实申报的东西,自然远不止这一项。他多年来私下经营多家公司,从一开始就精心布局,这些公司无一在他本人或家属名下,全部由朋友、同学、亲信代持。

  此外,作为公安局长,武长顺有着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多年来不断成立、注销各种公司,频繁变换股权,试图让公司背景变得难以追查。不少代持人甚至对自己名下公司的情况一无所知,能得到武长顺信任帮助他打理的核心团队不到十人,由亲属和亲信组成,每周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取汇报、做出指示。武长顺还给他们配备了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销毁换号。“我用的时候我给打出去,打完我就关掉了。一般就是两三个月,两三个月换一轮。”武长顺表示。

  巡视组很清楚,这次面对的是一个掌握特殊手段的对手。一边要坚决把线索找出来,一边必须严防对方察觉,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暗战。巡视组巡视期间需要每晚开会总结情况、梳理问题,讨论下一步工作方向,在天津,这一切都在非常态下进行。

  任爱军介绍,我们格外地小心,尤其是会议室、宿舍,我们专门用仪器设备进行了扫描,进行了扫描,看有没有安一些窃听器,开会的时候要把收音机打开,即使你安了窃听器,它会干扰,不让他听清我们在谈论什么东西,我们都不在手机上说有关工作上的问题,或者发有关工作上的信息的。我们去研究一些工作,去散步,到河边。

  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下,巡视组对武长顺问题的深入了解在有序进行。当巡视组结束巡视离开天津时,许多举报的问题已经被坐实,并成功地做到了没有惊动武长顺。

  每次巡视结束后,各巡视组会把问题线索移交给纪检机关,逐一登记存档,同时会提出处置建议。2014年6月,当巡视组向中央纪委移交武长顺相关线索的同时,明确建议把他列为重点对象。2014年7月9日,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7月19日,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触发边控被拘,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召集手下作最后的挣扎。

  “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东西都要拉走。就是拉走一汽车,还没有都拉全。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我跟高管讲,中央要查我。这样的话,你们反正也知道,(就说)股权也是你们的。”武长顺表示。

 

 

  即便武长顺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但他所做的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接受组织调查。2017年5月,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编辑:赵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