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美女院长”遭双开:陪领导吃喝玩 升职像坐飞机
2018年07月09日 15:09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美女院长”遭超严厉通报背后

  这份“双开”通报,篇幅之长,用辞之严厉,在过往问题官员的通报中颇为罕见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一份长达993 字“超严厉”的纪委通报,把一位副处级女干部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6月15日,广东省中山市纪委发布通报称:日前,经中山市委批准,中山市纪委监委决定对博爱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王莹(副处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通报对王莹的描述为:“人前攀附领导、巴结奉迎不知耻,人后穷奢极侈、放纵糜烂不检点,在婚姻存续期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放纵”,“将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当成发家致富的生意场,在医院工程项目建设、后勤服务承包、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过程中,甘愿被社会老板收买役使,披着医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隐名伙同他人开公司,利用职权帮助自己的公司承接与博爱医院有关的业务”等。

  这份“双开”通报,篇幅之长,用辞之严厉,在过往问题官员的通报中颇为罕见。

  一天后,中山市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王莹涉嫌受贿罪一案,由中山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日前,中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莹决定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中国新闻周刊》从博爱医院原医护人员等知情者处了解到,该院是一所公立三甲医院,以前声誉还可以,在王莹出任该院院长期间,发生过“产妇手术后阴道内遗留纱布”等多起医疗事故,涉医腐败问题凸显,王莹本人还曾被网友发帖举报。

  2014年,中山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就曾组成联合调查组,对王莹涉嫌贪腐问题展开核查,但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公开,王莹也一直稳坐该院院长职位。

  火箭式升迁

  籍贯辽宁沈阳,求学贵州遵义,就业广东中山,是王莹的大致履历。

  1995年,23岁的王莹从遵义医学院医学系临床医学专业本科毕业后,来到中山妇幼保健院,当了一名普通医生。2000年市妇幼保健院与博爱医院合并。

  因含“博爱”两字,该院常被外界误解为是莆田系医院。事实上,该院与中山市人民医院、中医院并称为该市三大公立医院。

  合并后的博爱医院,突出原妇幼保健院在妇科、产科、妇幼保健等方面优势,同时发展原博爱医院在内、外科等综合科室的强项,成为一家集预防、治疗、保健、康复、科研教学于一体的三甲医院。

  2005年8月,王莹成为博爱医院医教科副科长。2008年被认为是王莹的“发迹年”,这年6月,她任药剂科科长兼医教科副科长。在该岗位上仅仅工作了两个月后,她便成为中山博爱医院副院长。

  不到两年后,她又被提拔为该院院长(副处级),这一年她不足38岁。2013年7月,她任博爱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成为党政 “一把手”。

  一位在该院从医多年的知情者称,王莹被提拔为院长时遭到不少质疑。“在博爱医院,院领导都是主任医师,唯独她是副主任医师。在一众院领导中,王莹年纪最轻,学历最低,资历最浅,但最终却是职位最高。”

  该知情者称,2005年当上副科长后,王莹就很少来医院上班,医院也基本没人敢管她。“她的主要工作就是陪领导吃喝玩乐,职位却像坐飞机一样往上升”。

  这位知情者称,王莹升迁的背后,与一位时任主要市委领导有关系。“大家都知道,王莹是老领导的人”。有一年,博爱医院对中层干部进行民主评议,采用无记名投票,以王莹平常的表现,她很可能过不了关。此时,该领导来到博爱医院,名为到医院考察,实为为王莹助阵。另外,这名老领导还专门为她去做市委组织部领导的工作。

  在博爱医院院长职位上工作了8年后,王莹落马。2018年4月9日,中山市纪委发布通报称,王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王莹被调查近两个月后,2018年6月6日,王莹的前任,已退休的中山市博爱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朱洪全落马。

  朱洪全2002年任博爱医院副院长,2006年5月升任院长,2009年7月任党委书记。2012年4月卸任后,他延迟退休,继续在医院工作,当了两年多医生。

  朱洪全被查与王莹是否有关,目前尚缺少权威信息发布。但王莹快速提升,正是发生在朱洪全任院长期间。她于2008年6月任药剂科科长,仅两个月后就升任该院副院长。任职副院长不到两年,她就于2010年接任院长,与时任院党委书记朱洪全搭档。

  截至本文发稿时,中山博爱医院官网的“医院领导”一栏中,该院党委书记、院长一栏仍然空缺。

  四年前曾被查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莹落马,中山市的医疗卫生圈并不意外。“这些年博爱医院问题频发,王莹还被实名举报过。”

  2014年底,一篇题为《王莹——中山市博爱医院院长贪腐录》的网帖开始流传。发帖人自称曾在中山市博爱医院妇产科工作十多年。

  该网帖提出了王莹“医疗回扣”的问题,这在中山纪委的相关通报中也有表述。举报帖称,王莹在医疗设备购置、药品购销及后勤等方面存在问题,而在中山纪委对王莹问题的通报中也提到,她披着医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放任和配合他人继续插手医院设备医药采购和基建项目等管理事务,沆瀣一气,利益共沾,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发帖人称, 2010年,博爱医院花1983万买了一台西门子64排128层CT机,该型号的CT,不管是西门子、GE或飞利浦,进口价都在700万左右,卖到医院的价钱一般为1200万~1300万,而且已经含两年的全保和全部软件。“但是,我们医院居然买了个全世界最高价1983万。”

  中国政府采购网的公开信息与该发帖人爆料的价格一致。2010年3月,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的中山市博爱医院的评标公示显示,该套螺旋CT机的中标金额为1983万。

  通过中国政府采购网等公开渠道查询的信息显示,其他医院购买该套CT机要低廉很多,最高差额高达千万左右。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3年购买的价格为999.2万;景德镇第一人民医院2011年购买的价格是996万;海南省儋州市第一人民医院2012年购买的价格是1298万。

  该发帖人称,博爱医院买来这台CT机,不到两年竟然大修了三次。1年后,王莹又买了五年价值800万的全保。“这型号的CT的所谓全保一年也就是70万~75万成本,合同价最高也就是90万~100万。”

  该发帖人称,王莹的丈夫为香港人,这也为她的贪腐提供了便利,因为医疗设备很多都是进口,她可以通过外贸途径,在进口入关的时候就已经把价钱定得很高,“以这么高的价钱进和卖,医疗设备公司基本平账,也就是账面上还可以没钱赚,但实际上钱已经在境外如香港转移了,回扣在境外早就已经转移了。”

  该网帖发布后,中山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作出了回应。2014年11月24日,中山市纪委发布消息称,对前期有关信访中反映中山市博爱医院院长王莹的贪腐问题,市纪委、市卫计局纪委已经进行了核查。

  但在中山纪委宣布对王莹核查当天,她的工作动态仍出现在当地的报道中。《广州日报》的一篇名为《创建平安医院 院长是第一责任人》的文章称,2014年11月24日,“深化‘平安医院’建设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实施工作动员大会”在博爱医院举行,医院院长王莹参加了大会,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谭培安,中山市副市长杨文龙等出席会议。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次日的媒体报道中,就同时出现了两条与王莹有关的消息,一条是《广东中山博爱医院院长“贪腐问题” 纪检部门正在核查》,一条是王莹端坐在主席台上,与副市长们一道出席动员大会。

  在此后3年多的时间里,调查组迟迟未公布核查结果。在此期间,王莹继续高调亮相在多个活动中。

  《南方日报》当年的一篇题为《人才培养不容易 愿助其向高处游》的报道,称“活跃的思维和新颖的想法在王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位干练精明而又创意无限的医院掌舵人,正运用着她高瞻的管理理念带领着博爱医院稳步向前。”

  2017年6月,中山市在博爱医院举行了该市首家“一站式”涉外医疗服务试点的揭牌仪式。王莹与市卫生计生局一位党组成员共同参加当天的揭牌仪式。

  在被调查期间,王莹还主持多项科研项目,发表过多篇医学论文。2015年12月25日,中山市人民政府对上一年度中山市科学技术奖获奖项目进行通报。王莹撰写的《中山市适龄妇女大样本宫颈癌、乳腺癌筛查与干预模式探讨》一文,获中山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通报引争议

  多位受访者称,在王莹任院长期间,医患矛盾比较突出,其中以2015年年底该院发生的“产妇手术后阴道内遗留纱布”事件较为典型。

  2015年11月27日,中山一产妇在博爱医院剖腹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在生产过程中,产妇出现大出血的情况。一天后,该产妇在上厕所时发现阴道口有异物,后发现是一团纱布。随后,其家人多次和博爱医院进行沟通,并要求医院赔偿。

  在中山市纪委发布的王莹问题的通报中还提到:王莹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伙同他人经商办企业;违反生活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外出去向,擅自办理出入境通行证出入国境;未吸取本人违规获取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受处分的教训,故技重施,暗地里指示他人为配偶办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想方设法逃避组织监管,当隐形“裸官”,是典型“两面人”。贪欲膨胀、擅权妄为,挖空心思钻营巧取,接受他人给予的干股,隐名伙同他人开公司,利用职权帮助自己的公司承接与博爱医院有关的业务,把国有资金和财产当成个人肥油满溢的“钱袋子”,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上梁不正带坏医院风气,医院管理混乱,乱象丛生。漠视群众利益,长期进行利益输送和利益交换,把组织交给的“责任田”当作个人的“自留地”, 明知组织正对自己开展调查,仍不忌惮、不知止,利欲熏心,大肆收受贿赂,贪婪成性,置党纪国法而不顾,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涉嫌犯罪,应予严肃处理等问题。

  第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周蓬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莹作为一名副处级“裸官”,级别较低,本不值得全国舆论关注。但因为中山市纪委监委的通报用辞严厉,她作为一名女干部,通报中又使用了多数男性贪官共有的“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便产生了爆炸式的传播效果。

  在对王莹违法乱纪的通报中,提到其“违反生活纪律,放纵糜烂不检点,在婚姻存续期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引发了一些舆论争议。有观点认为,这类用词欠缺对一位女性人格的尊重。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纪委通报应该以党纪国法为依据,客观陈述当事者违纪违法的行为事实及性质,同时按照法律要求尊重当事者的人格尊严及隐私权。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2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