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山东越来越"辣"的电视问政 硬朗的底气从何来?
2019年03月18日 17:53 来源:新锐大众

  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省交通运输厅、省生态环境厅,3月以来,半个月的时间,山东省首档电视问政节目已经播出了3期,3个省直部门做客直播间接受问政。3场问政涉及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现场始终辣味十足。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国内其他省市的问政现场,敢于挑起顽固、难解话题,敢于辣味逼问成为电视问政节目最为鲜明的特点。

  提问越来越辣,涉及问题越来越难解,是谁给了电视问政如此硬朗的底气?

  火药味十足的问政现场

  “视频中反映的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济南东部地区,我们也了解到生态环境厅的办公地点就在济南东部地区。想问一下王厅长在上下班途中有没有看到过类似的情况了吗?”14日下午7点,山东省首档省级电视问政节目“问政山东”第三期如期直播,刚播放完一段调查视频,主持人就如此直接发问接受问政的省生态环境厅厅长王安德。问题里隐含的追问甚至“指责”不言而喻。

  类似的场景在问政过程中在已经播出的三期问政中出现的频次极高。“好了,某某厅长,由于时间关系,什么原因我们就不听您说了,就说说怎么解决问题,最快什么时候能解决吧!”“我就想知道,你们具体是怎么来压实责任的?”“您说的最短时间具体是几月几号?”问政中,主持人、观察员或者是问政嘉宾打断相关负责人直接发问,让问政的现场多了一些辣味,也让观众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查询资料,最早的电视问政始于湖北武汉电视台在2010年推出的一档直播节目,邀请普通民众当场质问政府官员关于社会安全、食品安全、关乎民生的问题。节目形式很快被各地模仿。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地市级以上电视台、广播电台开设了电视问政节目。这些节目名目繁多,多数非常直白,比如山东省的“问政山东”“问政日照”等,还有的干脆就叫“电视问政”“问政时刻”“问政进行时”,还有的着眼于问政的形式取名“我们圆桌会”,还有的着眼于问政的终极目的,取名“请人民阅卷、“向人民承诺”。

  在甘肃省兰州市,其问政节目的名称更为直白叫“一把手上电视”,这是一档历史悠久的节目,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5月份,时任兰州市委书记的陈宝生于提出构想,当年6月节目开播,市委书记陈宝生成为该节目第一个一把手。这档节目也被认为是问政节目最初的萌芽。

  普通市民质问官员履职情况,问政节目产生之初就携带着辣味基因。普罗大众生活之中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见到平时难以谋面的主政官员,不论是反映情况,质问原因,还是表达诉求,想来一定会跟请客吃饭,求人办事有着天壤的区别。作为“代言人”的主持人言语自然也要跟着犀利起来。

  在很多时候,这种犀利已经超出了辣味的范畴,几近于火药味,这在最近两三年的问政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因此,有评论认为电视问政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规格提升的电视问政

  全国范围内的问政节目在具体形式上各有不同,但从总体上说,电视问政一般的流程基本固定:首先都播放前期调查视频引出问政问题,接着主持人向接受问政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发问,追问其问题存在的原因、危害,具体解决的办法、解决的时间表;然后是问政嘉宾、观察员点评、就负责人的回答继续发问,期间穿插负责人的回应、解释,最后是问政嘉宾对被问证人的回答进行评价打分。

  前面说到问政的火药味,这里略举两例:2016年4月在西安市的 《问政时刻》节目中播放了西安市房管局办事大厅工作人员在上班期间玩手机、炒股,抽烟、聊天的暗访视频。此视频的播放已然让房管局局长面红耳赤,接下来的问题更是让他如坐针毡。“局长,您的兵这么懒散,怪不得办事慢。您回去会处理视频中的有关人员吗?怎么处理?不要告诉我们那些人都是临时工。”整场问政活动下来,他先后4次向公众道歉,并郑重承诺要对存在的问题限时整改,10个工作日之内回复。

  今年开春播出的同样是西安市的问政节目中,主持人就黑车问题质问交通局长的视频更是火药味十足。

  除了火药味,梳理现有公开报道可以看出问政节目的另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问政的规格趋于高规格。这一方面食指前来参加问政的单位负责人越来越集中在一把手身上,另一方面是就问政节目的级而言。目前的问政节目多是西安、武汉、日照、济南等地市级问政。此次,问政山东作为一档省级问政的开播,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笔者以为,作为一个推动工作的抓手,问政山东的播出极有可能带动其他省市省级问政节目的开设。

  谁在为电视问政撑腰?

  主持人、问政嘉宾怎么敢于这么直接地“呛”问政对象,刨根问底地逼问不怕打击报复吗?那对面坐着的可是为政一方、手握“大权”的官员啊?看电视问政节目,不少观众会有这样的疑问,甚至会因此产生问政是作秀的念头。

  是啊,问政节目这么敢于给主政官员难堪,而且看得到的解决或者是缓解了存在多年的难题,它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是谁在为它撑腰呢?

  先说个小故事。去年12月20日,湖北省仙桃市电视问政节目,仙桃市水产、交通、农业和文广新局等6家单位主要负责人,也许是出于法不责众的心理,6名负责人的回答很不令人满意,甚至有回避责任的嫌疑。就在现场的仙桃市市委书记当场递给了主持人一张纸条并要求其当场宣读,“回答的局长,不要搞大话、空话、套话,离题万里,令人生气”,顿时,六部门负责人如坐针毡,态度大变,开始逐一认领问题并现场表态。

  再说说问政山东播出的背景。2月11日,春节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山东省召开“担当作为、狠抓落实”工作动员大会,会上提出要创新“公开监督”机制。省委要求,要尽快推行“电视问政”“网络问政”,每周安排一名省直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公开向社会和群众答疑。3月3日,山东首档省级问政节目问政山东第一期播出。

  看了这些,诸君对于电视问政的底气由来了然于胸了吧。电视、电台、网络问政某种程度已经成为各级党委、政府推进工作,狠抓落实的一个抓手。作为舆论监督单位,不论是电视台、电台还是网络平台,没有党和政府的支持是办不成问政节目的。

  电视问政另一个力量源泉是广大观众的支持,电视问政的力度根本在于将问政对象置于观众的监督之下,让为政者知道自己在行使权力的同时也是被监督的对象,进而规范自己的履职行为,提高履职效能。笔者以为,这远比解决几个现实的问题更有价值。(完)

编辑:沙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