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中国年轻一代热衷“颜值消费”“焕然一新”来过年
2020年01月22日 09:44 来源:中新网山东

  中国年轻一代热衷“颜值消费”“焕然一新”来过年

  美睫师正在给顾客种植睫毛。受访者供图

  中新网长沙1月22日电 题:中国年轻一代热衷“颜值消费”“焕然一新”来过年

  记者 唐小晴

  消毒手部和工具、给顾客卸妆眼部及清洁睫毛根部,再用眼贴膜把上下睫毛隔开……在湖南长沙德思勤商场一家日式美甲美睫沙龙,美睫师林榕正在给顾客种增大眼睛效果的“网红”芭比型开花睫毛。

  “年轻人过年要视频拜年、自拍、晒照,还有各种聚会,提升颜值的服务年前非常受他们欢迎。”林榕说,做美睫的顾客比平时翻了两倍,16个美甲师、美睫师每天都加班。

  互联网时代,社交平台兴起,自拍、晒照等渐变成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围绕美颜、美妆、美容、医美、健身、潮流服饰等提升外表的“颜值消费”成中国年轻人新追求。

  天猫去年3月发布的颜值经济报告称,2018年天猫的美妆消费者突破3亿,年轻化趋势明显。2020年1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颜值经济洞察报告》称,2019年中国“颜值经济”APP活跃用户规模接近4亿。

  记者在长沙走访发现,各大涉及形象和容貌的场所、店铺人满为患,不少年轻人为提升新年颜值不惧掏腰包。

  “有红色外套吗?”“有拜年穿的吗?”在长沙步行街开韩国原单服装店的刘惠不停回复微信“买友”的各种问题。在她看来,中国经济水平和社会文化的改变,让国人对美的追求不再含蓄。“网红”的“带货”能力,也把年轻粉丝转化为购买力。

  今年30岁的姚凯诗在长沙开了一家做手足护理、美甲美睫和微化妆的店。连日来,做美甲美睫的顾客预约不断,店里收入比平时翻了三倍。“大部分是年轻女性,也有男性来纹眉。”姚凯诗说,她还在一家整形医院做市场部美学顾问,从去年11月开始,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医院做微调。“过年要相亲,年后要面试,颜值高的人成功的几率更大,这促使了人们对美的追求。”

  从事房地产的“90后”周琳特意在春节前做了美甲美睫,还纹了眉、唇和眼线。她认为,中国民众正处于中高端消费快速提升期,变美消费意愿越来越强,尤其是“90后”、Z世代(统指受互联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科技产物影响很大的一代人)对美的追求有更大热情。

  为争抢“颜值经济”,许多商家拿出各种花式揽客。林榕所在的沙龙选择充值送红包和奖品。“经济发展水平提高、消费升级,人们舍得也乐于为提升颜值消费。”该店老板李芝闵说。

  “‘90后’‘00后’正成为消费主力军,他们崇尚个性、追求品质、关注新鲜和刺激性事物,愿通过自拍、晒照等方式收割朋友点赞,这种心理与较高边际消费倾向的共同作用下,围绕颜值的消费自然越来越多,也将引领国内颜值消费新趋势。”在深圳一家金融机构做经济分析师的周莉提醒,颜值只能帮助年轻人在起点占得先机,要想走得远,还需具备硬实力与好人品。(完)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