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频道—正文
当复工遭遇三大瓶颈,鱼和熊掌何以兼得?
2020年02月11日 09:41 来源:山东头条news

  封闭农村、封锁社区、劝返外省车辆、集中隔离密切接触者……面对汹汹疫情,各地严防死守,高筑疫情城墙,深挖抗“疫”护城河,为稳定疫情,起到立竿见影效果。但元宵节后,复工大潮开始涌动,既要对疫情严防死守,又要敞开城门,欢迎返工的人员,都关系到民族存亡。鱼和熊掌,如何取舍?如何兼得? 

  笔者认为,当下疫情防控关键期,须破解如下三大矛盾,纾解相应瓶颈。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返工入城遭遇劝返和疏散瓶颈

  面对复工复产催生的返程潮,不少地方出台了“硬核”政策,劝返或阻扰外省车辆、外地来人员入境进城,对从省外返回的乡亲也避之如瘟疫。

  但实际情况往往是,从外省返程者并不一定是新型冠状病毒携带者,一味“硬核”封堵,相反导致了人员流动混乱。

  群众呼吁的是,只需紧盯返城人员病理监测,以此为依据对重点人员加强管控,强化交通运力和调度水平,防止返工人员因管控过度引发的无序和混乱,以免加重了疫情传播。

  面对人口流动性聚集,市内交通工具如何根据客流情况科学调度,车站内外的消毒和通风工作怎样保障,对返城复工人员如何进行登记管控、分区隔离、不漏一人,才是当务之急。

  据媒体报道,昨天(正月十六),济南火车站出站返工人潮过于集中,市内疏散交通应接不暇,一度造成大量人流滞留。济南市获悉之后立即调度公交系统,在20分钟之内,疏散了人群,而且连夜出台相关措施,合理部署交通衔接环节,以求长效解决严控与有效疏散返工人潮的矛盾,为全国面临同样难题的中心城市提供了有益借鉴。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进入住处遭遇房东婉拒

  肖先生昨天从火车站随着滚滚人流挤上公交,返回位于高新区的一处驻地,刚刚进入小伙伴们合租的三居室,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就听到房东敲门。房东委婉地要求他,按照上级要求,现在还不允许外来人口入住,应该到社区去测个体温,填一张表,办个啥手续。

  这种情况在昨天下午频频出现,肖先生遇到的房东还算客气。据肖先生介绍,他的老乡中,就有一位硬是被直接拒绝入住。他非常迷惑,当他被公司召唤立即返工,回到城里,结果却无处栖身,遇到的各方,都是有理有据,振振有词,可是他该怎么办?还好,他不是从湖北来,最后有个如家快捷酒店收留了他。

  笔者呼吁,以人为本的城市管理者们,设身处地感受一下,站在一个返工人员的角度看看,会遇到什么问题,该如何通过我们的立法、行政、监督的权限,帮助这些人破解难题,以便特殊时期各项政令有机融合,不至于互相矛盾。

资料图:沙见龙 摄

  返回公司却遭小区保安阻止

  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情况:许多企业并没有在开发区大厂房或大型写字楼办公,他们寄居居民小区,往往只是租一套居民住房办公。匆匆忙忙的返工潮,看来并没有为他们准备好复工的手续。

  过去非常熟悉的保安王队长,对准备如同寻常进入小区的赵女士亮出了红牌:“你们复工了?”

  “是咧!”

  可是我们没接到上级的通知,说可以允许公司开门营业。再说,物业公司现在说了不算,是要街道办事处批准你们复工,才可以放人进去的。

  另一位刘姓的保安也说:我们这属于住宅小区,业主不同意公司人员开工聚集,有防疫风险,一旦他们投诉,我们吃不消的。

  笔者知道,社区防控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要屏障,对所有进出人员实施严厉的监测与控制,无可厚非。但是,当“返岗潮”无可回避地到来,也考验着城市管理者和具体的商住两用物业、住宅小区物业、写字楼物业的执行政策的水平与能力。

  笔者很不幸地看到,部分社区和楼宇对外来上班族、租户采取“一刀切”办法,一律挡在门外,粗看是在对人员出入严格管控,但他们却并未考虑实际生活情况和生产需要,也是对中央政策的某种消极、机械地抵触。不仅无助于抗“疫”大局,相反会徒增人们的恐慌与焦虑。各级城市管理者,解决这一对矛盾的最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在绷紧防线同时,用细致体贴的措施,保证必要的生产恢复和社会流动。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如何对待返岗人潮,看似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其实是考验一个城市治理能力与软环境的系列试题:

  我们不仅要解决好返岗人员快速顺利从火车站、机场有序疏散,也应该解决好这些背负着抗疫和恢复生产双重使命的返岗人员能够住得下来,能够进得了小区和公司。希望我们亲爱的城市,面对返工人员,有暖心的笑脸、贴心的措施、悉心的应对。

  唯有如此,才能万众一心,开足马力,全民决战,战胜病毒妖魔,为我们的民族迎来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后的灿烂春天。

编辑:孙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