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孔子》:以诗意想象 还原“春秋气象”
2020年09月29日 10:26 来源:大众报业·海报新闻

  专访话剧《孔子》编剧之一张华:在孔子光照下的一次诗意跨越

  孔子本身是一个跨越了2500年时空的存在,也是中国文化中“堂吉诃德”式人物的最大代表。用太写实的手法,很难写出诗意和象征意义,也不可能跨越2500年的时空,实现古今对话。所以,正如张继钢导演所说,有了构成和象征,《孔子》才最终找到了创作的自由状态。

  音乐编排董乐弦:音乐古为今用,“知音”最是难求

  音乐是穿越时空、跨越地域最直接的介质。让话剧《孔子》古意烂漫,少了音乐就如同珍馐少了盐。孔子本人,也是一位音乐大师,他听到韶乐,曾经“三月不知肉味”。而为话剧《孔子》做音乐编排的作曲家董乐弦,为了找到合适的音乐定位,在“古”与“今”之间做了细致的权衡。七个音符之间反复推敲,用足了功夫。

  服装设计宋立:“春秋”颜色,不止于想象

  在本剧服装总设计宋立看来,让《孔子》全面呈现“春秋气象”,就是要把这种意象搬到舞台上,搬到观众眼前。经历了大量参观、实证以及突破性的创造以后,她以多年来精湛的经验,以及极高的标准,塑造了话剧《孔子》中春秋的颜色。全剧近300名角色,角色多种多样,所有的服装设计都要一针一线精确到位。单是主角孔子,就有6套服装设计。“从青年到老年,服装的造型、色彩、材质都有变化,不光是区别身份,更要契合人物的处境与内心。”宋立说。

  舞美罗江涛、视觉陈洪达、灯光张威:合力创造超越时空的“意境”

  如果说编剧导演赋予作品之“魂”,演员赋予人物之“神”,服装造型赋予角色之“形”,那么舞美、视觉、灯光等部门,则着力营造舞台之“境”。他们,往往在最后阶段出场,是来之即战的实战派。

  舞美罗江涛:

  话剧《孔子》所打造出来的舞台空间,从设计之初,就没有去刻意追求两千多年前的风貌。“因为从服装、道具等就已经将那个年代展现出来了。”舞美设计罗江涛告诉记者,根据《孔子》的整体艺术审美,整个舞台空间设计得更加抽象、更诗意、更现代、更浪漫,没有在细节上去追求“春秋”的年代感和历史感。

  视觉陈洪达:

  陈洪达是话剧《孔子》的视觉设计,他主要负责整台演出的投影部分,投影在舞台中所占比例很大,是最直观的视觉体现。在一开始构思的时候,张继钢导演确定了投影设计应该融合在整体舞台风格——中国传统水墨中,“传统水墨的特点是意有境而形无边,而且饱和度低,这对视觉来说很难在舞台上发挥烘托气氛的作用。”依托于此前流行文化的设计经验,陈洪达在《孔子》的设计中做了很多混搭和跨界,比如剧中出现的火烧云,视觉上没有还原这种自然景象,也没有直接用水墨笔触,而是将岩石纹理来替代云朵,填充火烧云的灿烂色彩,去打造一种充满历史、自然、水墨的感觉。

  灯光张威:

  舞台是画布,灯光是画笔。彩排期间,灯光师张威是没有休息时间的,演练时要调光,休息间隙他要进行整理。张威告诉记者,话剧《孔子》的灯光设计在完成舞台写实照度和气氛需要的同时,还着重考虑了剧情需求:“比如在同一场景下,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戏剧冲突,灯光需要满足不同的气氛和变化;除此之外,还运用了造型光及特殊效果光强化人物内心的情感变化。”

  无论是舞美、视觉还是灯光设计,都是依托剧情而存在,它们是《孔子》的华彩外衣,也是《孔子》灵魂的最好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