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山东新闻—正文
山东从“河”说起 黄河沿岸铺就一幅美丽生态画卷
2020年10月09日 10: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为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孙宏瑗 摄

  中新网济南10月5日电 (孙婷婷 孙宏瑗)“鸟中大熊猫”震旦鸦雀在聊城市位山黄河公园内的芦苇荡中觅食、成群结队的天鹅在淄博高青县天鹅湖湿地内嬉戏、东方白鹳在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边走边啄食……黄河山东段628公里长的河道两岸告别“九曲黄河万里沙”的境况,正在铺就一幅美丽的生态画卷。

图为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孙宏瑗 摄

  黄河山东段起自菏泽市东明县,流经山东菏泽、济宁、东营等9市25县区,在东营市垦利区汇入渤海。生活在黄河沿岸的民众,引入黄河水进行农耕,发展社会经济。但引入黄河水的同时,也引入了大量泥沙。民众享用黄河的馈赠,却也为其带来的淤积的泥沙等困扰。

  “一天二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关上门、闭上窗,不误晚上喝泥汤,大风一刮不见家,年年庄稼被沙压……”今年74岁的张立生是聊城市东阿县姜楼镇王小楼村村民,他曾眼看着村庄所在的位山灌区沉沙池一天天“长大”,成为占地3.5万亩、总泥沙量达3.66亿吨的黄河下游乃至全国最大的沉沙池。张立生说,自幼生长在黄河边的他,所有的记忆都与“河”“沙”有关。

图为淄博高青天鹅湖温泉慢城项目。淄博市委宣传部供图

  “60多年来,村民先后尝试过挖台田、在河堤种树、平整土地种粮食作物、种果树等,但因治沙经验不足,效果都不好。”张立生与所有居住在沉沙池区的民众一样,盼望着能有一天能敞着锅盖吃饭、打开窗户乘凉。心愿终于实现,2016年,当地通过覆淤还耕、植树绿化等举措,围绕引黄泥沙治理,将防风固沙、工程改造与水景观打造、水文化展示、生态旅游、扶贫开发、服务乡村振兴等相结合,探索引黄灌区生态建设新路子。

  经过多年持续的治沙增绿,如今的沉沙池区,满眼遍地黄沙、尘土飞扬已消失不见,风起处水波荡漾。池区生态环境得以改观,生态功能显著增强,其受益者不止是久居沉沙池区的村民,“鸟中大熊猫”震旦鸦雀、白鹭、灰鹅、天鹅等国家珍稀鸟类也重现沉沙池。

  “生态好不好,鸟儿说了算。”位于东营市的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鸟类专家形象地称为“鸟类国际机场”,每年近600万只鸟类组成无数“飞行编队”在此穿梭忙碌。横跨“东亚—澳大利西亚”和环西太平洋两条鸟类迁徙路线,该保护区成为全球鸟类重要的中转站、越冬地和繁殖地。

  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委会副县级干部耿沛华介绍说,该保护区的自然植被覆盖率达到55.1%,是中国暖温带最完整、最广阔、最年轻的湿地生态系统,拥有野生鸟类368种,是世界濒危鸟类东方白鹳全球最大繁殖地。除了鸟类,湿地生态系统也是该地的“宝贝”。据耿沛华介绍,针对淡水湿地,保护区以水系连通为主,疏通黄河漫滩遗留沟汊,恢复湿地与黄河水的交流,恢复洼地,促进水系微循环,形成水系连通大循环、促进鱼类等水生生物繁衍生息、保育原生植被、构建多样化鸟类栖息地。

  由沉沙池池区改造而成的位山黄河公园,岸边绿树成荫,木栈道在河中央蜿蜒盘踞着,水车吱吱呀呀的工作,耳边不时响起几声清脆的鸟叫声。 孙婷婷 摄

  “百鸟翔游水云间”,如今,在广阔的水域之中,不时可见鸟儿或从茂盛的苇草丛中飞进飞出,或在水岸闲庭信步,人们静心行于其中,只闻鸟语娓娓、风声阵阵。

  与聊城、东营情况相似,“一起风,这里就黄沙满天飞,黄河岸边也只有柳树,而且遍地垃圾。”地处山东淄博高青县的黄河第九道湾——安澜湾,多年前也曾是灌区引水沉沙池,由于常年引水,淤积沙土大量堆积,极易形成扬尘。高青县文化和旅游局局长付萍介绍说,该地整合黄河、湿地、温泉、乡村等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打造集观光旅游、休闲度假、婚庆娱乐、研学科普、康体养生、拓展体验、生态宜居等多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文化旅游产业园区。当地还打造天鹅湖温泉慢城项目,规划面积50多平方公里,核心区湿地面积达5000余亩。

  由沉沙池池区改造而成的位山黄河公园,岸边绿树成荫,木栈道在河中央蜿蜒盘踞着,水车吱吱呀呀的工作,耳边不时响起几声清脆的鸟叫声。 孙婷婷 摄

  截至目前,当地恢复湿地面积200万平方米,形成绿化面积160万平方米,建成绿道20公里。区域拥有树木80余种、2万余株,绿化率达80%以上。其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100多种鸟类“安家”,当地成为震旦鸦雀、天鹅等珍稀鸟类的重要栖息地。且该地负氧离子均含量达20000个/立方米,被称为“天然氧吧”。

  生态得以改善,民众受益,良禽择佳地而栖。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从黄河入鲁第一村,到入海处的东营市垦利区,山东在黄河流域生态建设的棋局上,一步步精准落子,生态魅力得以展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