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走下“圣坛”的孔子才能打破与群众的藩篱
2020年10月09日 15:27 来源:中新网山东

  中新网山东新闻10月9日电(仇玉娟)在9月29日大型话剧《孔子》的表演现场,“孔子”在第七幕“渡河”中叩问自己内心时走下舞台,现场观众得以平视舞台下的“孔子”。

  此时,白发苍苍的孔子经历了列国“如丧家之犬”的对待,正处于推行大道失败,门下弟子和家中亲人又相继离去的境况,整个人陷入如癫似狂的想象中。幻境中,“孔子”与老子对话,与自己对话,并借此不断追寻自己的内心和天下的大道,发出一声声呐喊。

  近距离观看后很容易就会发现,“孔子”正涕泪满面,悲恸难掩。在这一瞬间,观众可以很精准地感受到,“孔子”不再是千百年来存于庙堂中冷冰冰的“孔圣人”,而是一个同你我一样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孔子”走下舞台的此刻,或许意味着始终存于传说中的“孔圣人”走下“圣坛”的第一步,“圣人”形象从此挣脱了象征符号的禁锢,抛却飘渺与虚幻后,真正打破与群众之间的藩篱。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生命中,孔子是自幼时便深深刻在脑海中的人。从初入学时的“学而时习之”到成人后的“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儒家的理论已经深入中国人的血脉。古语云大道至简,其反面也意味着至繁产生距离,几十年来高频接触《论语》与孔子已经让人们对其意义的理解成为一种惯性,反倒难以意识到他与我们本身的相似性,也更容易忽略孔子的弱点与挣扎,进而忽视孔子及其学说最本质的东西。人们习惯于放自己于低处、置孔子于高处进行审视,两者间的“高度差距”注定彼此间存在距离,同时桎梏着群众对孔子的理解。

  话剧《孔子》则彻底打破这一局面。走下舞台的“孔子”同时带来距离的撤退,咫尺间人们看清孔子的真容,进而恍悟孔子的苦痛与悲哀,“圣人”不再。当两千年的时光被压缩,“圣人”远去后,孔子的人生低谷可以被感受,壮志难酬的迷茫可以被共情,经历绝境后的彻悟可以被理解,同样,振聋发聩的儒家理念可以被重新赋予更深刻的体会。实际上,除演员走下舞台带来客观上的平视视角外,话剧《孔子》还从多方面表达了深层含义的“平视”。第三幕“为政”中诛杀少正卯时的挣扎,第五幕“见南子”中珠帘碎落时的受挫,第六幕“困境”中受制于风雪时的饥寒,第七幕“渡河”中痴缠癫狂时的挣扎,均发于“孔子”又不止于“孔子”。两千年后,群众面对的世界仍是如此,或小家、或大家的困顿迷茫同样也如此,而话剧《孔子》的成功之一处在于让“圣人”与今天的世界和群众产生共鸣。

  演出结束后,观众的掌声迟迟未落,这不仅是为演员们的欢呼,亦是穿越千年时空的一场心灵交流。(完)